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昨天 20:10
[恒达娱乐导读]

目前,加科思的研发管线主要布局了SHP2抑制剂和KRAS抑制剂,两者在全球均未有药物获批上市,且仅有少数几家在研。

IPO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12月21日,加科思药业登陆港交所主板,保荐人为高盛和中金公司。今日首发之时,加科思开报15.98港元,较招股价14港元高出14.14%。截至今日收盘,加科思市值达110亿港元。

此次IPO,加科思引入了LAVFunds、MatthewsFunds、哈德逊湾资本、Octagon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LP、Superstring Capital Master Fund LP及Sage Partners Master Fund作基石投资者,将认购此次发售34.43%-40.17%的股份。

2017年,曾主持完成国家一类新药盐酸埃克替尼研究的王印祥从贝达药业离职,并带走了一批高管。这些人日后均成为了加科思的核心团队。从成立之日起,加科思便专注于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肿瘤领域的小分子创新药研究,并拥有了一个在业界名气更大的标签——“攻克不可成药靶点”。

目前,加科思的研发管线主要布局了SHP2抑制剂和KRAS抑制剂,两者在全球均未有药物获批上市,且仅有少数几家在研。

或是投资者风格不同,目前,除去诺华和艾伯维之外,全球仅有的将SHP2抑制剂推进临床的两家企业Revolution和Relay,市值大约为28亿美元(217亿港元)和39亿美元(310亿港元)。显然,加科思发行市值远不及这两家,如今,在其研发管线快速推进之时,其又能否“化腐朽为神奇”撬动二级市场?

布局“不可成药”靶点,加科思国内领跑

2016年,加科思成立的一年后,其就以优先权形式对SHP2抑制剂开始专利布局。而正是这一动作,将后来者阻挡了在创新之外。

SHP2是一个新颖的靶点,也是很多信号通路的关键节点、在不同细胞都有表达,并且与多条确证的肿瘤通路有协同作用。可以说,抑制SHP2对抑制肿瘤生长、转移、耐受都可能有重要作用。

招股书显示,2019年,全球及中国可能从SHP2靶向抑制剂单药疗法中受益的患者的全年发病总人数分别为约1200万人及约39万人。

但由于过去近30年的时间都没人将其做成药物,其囊获了“不可成药”靶点这一头衔,也因此鲜有人问津。时间来到2017年,诺华制药打破了这一平静,将第一个SHP2抑制剂推向临床。而紧随其后的,正是当时刚成立不久的加科思。

彼时,加科思只比诺华迟了8个月,于2017年向FDA提交了首个KRAS通路核心产品JAB-3068(SHP2抑制剂)的新药临床申请。

招股书中披露,加科思的两个SHP2抑制剂项目分别在中美两国展开五项临床试验。目前,加科思在中国已完成JAB-3068 I/IIa期试验的I期剂量探索部分及于美国完成I期试验剂量递增小组患者招募。另外,其也正在中国临床IIa期中评估对三类实体瘤的临床疗效。此外,加科思的另一款SHP2抑制剂JAB-3312目前也正在中国及美国推进临床I期试验。

在美国,JAB-3068及JAB-3312已获得FDA用于食道癌(包括食管鳞状细胞癌,即ESCC)治疗的孤儿药认定。

当前,SHP2抑制剂这条赛道已经出现四强竞逐的局面,除了诺华选择自主研发,赛诺菲、艾伯维和罗氏均选择合作开发。其中,艾伯维的合作伙伴便是加科思。截止目前,在全球仅有的5款进入临床阶段的SHP2抑制剂中,加科思已经占据两席。

微信截图_20201221171112.png.png

图源:加科思招股书

根据协议条款,双方将以全球化发展和商业化加科思的SHP2抑制剂,包括JAB-3068及JAB-3312。加科思于2020年9月4日向艾伯维收取不可退还的前期费用4500万美元,并且可收取高达8.1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数亿美元的研发报销款。

而在产品上市销售后,艾伯维还将支付所有SHP2产品年度销售净额总额(不包括任何中国产品于相关地区的销售净额)的分级提成费,金额约为销售额的10%-15%。

而除了用于单药治疗之外,加科思在招股书中指出,SHP2抑制剂的一大潜力在与其他药物联用。其已计划在美国及中国针对多种实体瘤开展全球I/IIa期试验,以评估SHP2抑制剂作为单药疗法或分别与PD-1抗体、MEK抑制剂和KRAS G12C抑制剂联合使用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加科思的临床前研究表明,SHP2抑制剂(KRAS的上游)有望成为KRAS抑制剂克服适应性耐药的最佳组合搭档。而其目前的研发管线布局便涵盖了SHP2和KRAS两款抑制剂。这样的组合,将有利于其提高临床效率。

与SHP2一样,KRAS同样是难以成药的靶点。截至目前,全球进展最快的是安进的AMG510,其在近日获得FDA的突破性疗法认证,并已提交了上市申请。

微信截图_20201221171045.png.png

图源:加科思招股书

而加科思也在KRAS通路上大手笔地布局了4款产品,其中,以KRAS G12C突变为靶点的KRAS抑制剂JAB-21000,已经表现出杰出的药代动力学特性和良好的耐受性,并且与安进及Mirati正在临床开发中的KRAS G12C抑制剂相比,具有更杰出的剂量特性潜力。

另外,加科思还开发了BET抑制剂JAB8263以及其他几款靶向癌症若干主要和关键癌症信号通路的候选药物。

微信截图_20201221165510.png.png

加科思研发管线布局。图源:加科思招股书

寻求战略合作,加科思或试图拓展新领域

当下,在研发快速推进的同时,加科思也有意与其他组织开展互补合作,寻求战略合作伙伴。

其官网显示,在License-in上,加科思侧重选择高度创新或差异化肿瘤及其他有高度临床需求疾病领域的产品在中国/全球的开发。关注的领域包括肿瘤或其他有有高度临床需求疾病领域有first-in-class潜质的项目,高度创新和前沿的技术平台和项目(下一代细胞治疗,基因编辑,溶瘤病毒,AI在药物研发的应用等)。而在License-out上,则是加科思部分产品的转让和共同开发,或与加科思肿瘤免疫产品的联合用药。

加斯科BD副总裁竺添曾在一场活动上指出,加科思的产品定位是全球或全国前三。从2019年起,加科思开始做BD项目,因此希望通过合作和自建的方式来推进药物的研发。她反映,加科思的BD还处于前期发展阶段,主要是主动寻求合作。目前,加科思主要是通过前期联系企业,然后约谈来展示相关产品数据。到目前为止,其尚未在一个国际会议上通过展示产品数据来以此获取合作。而据招股书,加科思当前正积极寻求及建立与领先跨国公司(MNC)的战略和协作伙伴关系。

截至目前,由于尚未有产品产出,加科思仍没有营业收入。招股书显示,在过去的2018年、2019年两个财政年度和2020年前六个月,其相应的研发开支为0.85亿、1.39亿和0.71亿元,相应的净亏损则分别为1.56亿、4.26亿和8.11亿元。

此外,在后续的生产和商业化方面,加科思在招股书中表示,计划建立符合GMP的内部生产和商业化能力。目前,其商业规模生产设施目前正在施工,估计生产设施的建设及装修将于2023年底前竣工,预计将容纳四条小分子口服固体制剂生产线。

随着生产设施扩大,加科思还将在未来扩张其CMC团队。而其预计在推出主导产品的前一年里,招募一支专攻靶向肿瘤治疗的销售团队。

据悉,在此次IPO之前,加科思已经完成5轮融资,最后一轮于2020年2月进行,完成后估值达约4.55亿美元。而此次IPO所得款项,加科思将把其中的约88.0%用于临床阶段临床前药物研究的推进和新药物的发掘,约8.0%将用于建造符合GMP标准的内部生产设施,约4.0%将用于一般企业及营运资金用途。

本文来源于恒达娱乐,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上市港交所KRASSPH2抑制剂